过气港星横店“养老”平台自制剧的焦虑与无奈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葛煜。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横店影视城正在成为香港老戏骨们的“养老院”。

只不过,自制剧虽成本上比版权价格便宜,但这也更考验团队的创作能力。比如以爱奇艺的迷雾剧场为例,就要求编剧在12集的时长内,把一套完整的故事情节传达出来,逻辑的紧凑性、严谨性相比于动辄30集以上长剧的要求也自然高得多。

自制剧本质上是在考验视频网站平台的制作能力,尽管评分低,但还是要用数量凑。爱优腾只能先用数量来攻城略地抢占用户市场,往往顾不上口碑。

6年前,爱奇艺决定用600万一集的“天价”,制作《盗墓笔记》。当时中国最贵的电视剧《离婚律师》的制作成本是每集300万,爱奇艺直接将最高纪录翻倍。

老戏骨们剧集不断出,戏也照拍不误,但却没有产生多少佳作、多大水花——这是老戏骨们的焦虑,也是爱优腾的焦虑。

面对新零售商机,不少成都的“中华老字号”也在外卖之余,开展线下活动、创新销售方式,将耗子洞的樟茶鸭、盘飧市的卤拼、金芙蓉的龙眼烧白、夫妻肺片等菜品直送顾客手中,推动传统美食从百年老店走向社区。

从最初的几十万一集到百万一集,再到《如懿传》1500万每集的“天价”版权,影视剧版权费飞速上升,单集采购成本被哄抬至上千万。

爱优腾互掐的同时,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给影视圈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但又受制于经费,“物美价廉”的“老港星”自然成了爱优腾的香饽饽。但就像这次扑街的《鹿鼎记》一样,拿着老港星的情怀割韭菜,又能割几次呢?

不同的是,演员们可以用炒一波情怀维续热度之后赚钱就走,但回忆杀的消费次数是有限的,视频平台们却仅存下堪堪维持在4分、5分边缘的低分,和无法缓解的焦虑。

因“爬山”梗出圈的《隐秘的角落》豆瓣开分9.0,播出后最高达到过9.2,播出期间,登上热搜榜50次+,上线10天的时间内创造了不少近些年内地网剧的新纪录。另一部《沉默的真相》评分也高达9.2分,与《隐秘的角落》一同成为豆瓣“9分档剧集”。

“近年来餐饮企业已经身处技术引发的行业变革之中,团购、外卖、新零售等热点层出不穷,但也应该保持冷静思考,深入理解消费者的真实需求。”在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王祎看来,“美食之都”探寻餐饮复苏之路的过程,凸显了餐饮价值观的新变化,比如对食品安全、个人化、便利性的重视。这些新变化虽然早已出现,但经此疫情之后很有可能成为影响大众市场的长期趋势。(完)

3月12日,海底捞15个城市的门店在疫情后首次恢复堂食。记者在海底捞成都世豪店看到,该店关闭了自助调料区,取消了儿童看护、美甲、擦鞋服务,在入店口设置了体温测试台。“平时来海底捞都要排队,今天中午只有十多桌,店员还根据菜品,给我们调制了不同味碟。”正在店内用餐的市民李吉表示,虽然减少了一些服务,但是安全的措施让大家更放心。

优酷与腾讯的焦虑,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对手爱奇艺已经在自制的道路上率先跑出一条路。

目前全区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52例,累计出院病例202例,累计死亡病例2例(河池市1例、北海市1例),现有确诊病例48例,均在院治疗,其中危重病例5例(南宁市1例、北海市1例、防城港市2例、河池市1例);现有疑似病例0例。

近期,参演过《唐伯虎点秋香》、《九品芝麻官》的黄一山在社交平台贴了一组照片,称在横店遇到不少老朋友,其中有67岁的吴孟达、70岁的徐少强、74岁的袁祥仁……

在成都餐饮同业公会秘书长袁小然看来,此次疫情让消费者更愿意为了安全“买单”,“分餐制”“公筷、公勺制”等新习惯应运而生。在餐饮绿色化、健康化的方面对餐饮业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如果餐饮企业不能顺应上述变化进行改革,调整经营理念和管理模式,可能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风险。

与50集左右主打“长剧集”的电视剧相比,尽管迷雾剧场系列的短剧均只有12集,口碑与收视效果却更显著,开播5部火了3部。

但除了迷雾剧场之外,爱优腾在自制长内容领域,似乎也难以再拿出像样的成绩单。过气港星扎堆在横店,既是爱优腾的无奈,也是三家对长视频内容的焦虑。

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PCG)总裁王晓晖曾在财报分析师会议上表示,《隐秘的角落》虽然单集成本稍微高于长剧,但因为集数短,总成本更低,ROI(投资回报率)更好。

“迷雾剧场”的市场表现也不俗。以《隐秘的角落》为例,这部剧留存率高达 40%,胜过不少留存不到 20% 的长剧。短剧制作成本低、周期短,但在话题度和回报率上却不输长剧。

但爱优腾不能拒绝自制短剧,一方面是“几乎不怎么赚钱”,另一方面,成本低、周期短,且悬疑题材的“钩子”提高留存率,《隐秘的角落》们,似乎让爱优腾找到了一味解药。

在爱奇艺获得观众与广告主的双重认可后,优酷与腾讯坐不住了。

但其实,《隐秘的角落》不挣钱。总制片人何俊逸曾说,“将近两年的剧本开发时间,已经把前期开发费用花超了近一倍,中途四位编剧加盟,主创团队也有过更迭,但总之,《隐秘的角落》花完了爱奇艺2019年最高的悬疑短剧单集制作成本。”

现在各平台也试图在用自制内容,保证平台内容新鲜度的同时,试图把用户粘贴到成本更低的自制剧相关栏目上去。

除了老三家的内部“互掐”之外,现在的爱优腾还要面对短视频的冲击。抖音、快手酣战的同时,也从用户手中抢走了原本花在“刷剧”上的时间。因此,各家也都在试图通过新的“不那么长”的自制剧、自制电影,把用户的时间抢回来。

“无法拒绝”的自制短剧

一直以来,爱优腾在国内剧集版权的争夺上流血不止。

全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5例 累计确诊80151例 3月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25例,新增死亡病例31例(湖北31例),新增疑似病例129例。

尽管爱奇艺已经开始压缩成本、控制内容制作费,但今年的压力并不小,财报显示今年Q1、Q2、Q3的内容成本分别为59亿、51亿、47亿。

“VIP”之上还有“VVIP”,就是增收的有效手段。

发源于泰国普吉岛的集渔泰式海鲜火锅曾在成都创下单日单店排队3079桌纪录,疫情后这家“网红店”开始“放下身段”,第一次尝试外卖。“我们的‘无接触外卖’根据疫情后的不同市场需求灵活调整,针对复工的上班白领推出了一人食套餐,一天最高可卖上千份。”集渔泰式海鲜火锅品牌经理陈珏宇介绍,线下门店营业后,除了进行“无接触点餐”等安全措施,集渔还计划将招牌产品冬阴功锅底打造为可零售化的产品进行销售。

只不过总体而言,短剧佳作并不多,哪怕是《隐秘的角落》的口碑爆棚,爱奇艺也并不是没有产出过低分烂剧。

在腾讯视频上播出的网络短剧大多为简单的恋爱剧,例如《小美满》、《忘记你记得爱情》与《梦回》,播出后并没有在网络上造成反响。其中,《忘记你记得爱情》的豆瓣评分只有3.0。

延伸阅读 河南三名村干部私分捐赠的6箱方便面 官方通报处分 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 吴谦突然伸手比出这个汉字 164人出院!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单日出院数创纪录

其中内容成本是其重要压力。比如爱奇艺,去年其内容成本222亿元、亏损103亿元。

“上周我们有5家‘中华老字号’第一次通过社群团购活动进入社区,销售额是预计的三四倍,这也让我们思考,新的餐饮形势下该如何拓宽销售思路。”成都市饮食公司董事长胡家凤介绍,该公司旗下共有龙抄手、钟水饺等9家“中华老字号”,待全部复工还会让这些老店的非遗传承人进一步研究如何在保持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开发出适合新零售的菜品。

对处于恢复期的餐饮业,重塑消费者信心是“寒冬”后的当务之急。截至3月5日,成都已有首批100家餐饮企业承诺:做到根据用餐人数、菜品数量配备相应的公筷公勺,全面提供一菜一公筷或公勺,在有条件的餐厅为客人提供分餐分食制。

他们大多从五六十年代就开始演戏,如今,他们戏在不停拍,且大多都出自爱优腾之手,例如“细龟”黄一山与“花花影业”一口气签下了15部电影合约而花花传媒历往作品中《凤唳九天》的评分仅有4.8分,并由爱奇艺出品。

内部互撕,优酷腾讯阻击爱奇艺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美食之都”,成都有龙抄手、赖汤圆、陈麻婆豆腐等“中华老字号”,亦汇集了法国、意大利、印度、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舌尖风味。随着低风险区全面恢复餐饮营业,这座城市的“米其林”“黑珍珠”等知名餐厅,以及众多市井小吃,正通过玩转外卖新零售、进行“食品安全革命”等方式探寻餐饮业复苏之路。

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该充值的都已经充值了,真正的“新用户”已经殆尽了。爱优腾们也不得不靠新内容来让“老会员们”做“新的充值”。

而尝到的甜头的爱奇艺野心更大,明年除了继续保留迷雾剧场、推出《谁是凶手》、《淘金》等悬疑短剧集之外,还新增了两个剧场,分别是聚焦爱情题材的“恋恋剧场”,与主打喜剧内容的“小逗剧场”,从这两大受众更广泛、题材更受欢迎的垂直领域来触达更多目标用户。

从各家的季度营收结构来看,会员收入一直是营收大头,但其面临另一大问题,即人口红利消退的最直接结果就是会员数量增速放缓、亏损问题更难解,这一点无论是国内争锋的腾讯、优酷,还是海外的Netflix都无法避免。

累计确诊病例中,南宁市55例、柳州市24例、桂林市32例、梧州市5例、北海市44例、防城港市19例、钦州市8例、贵港市8例、玉林市11例、百色市3例、贺州市4例、河池市28例、来宾市11例。

优酷与腾讯分别拿出悬疑剧《白色月光》和《摩天大楼》试图阻击爱奇艺。结果不甚理想,前者评分6.6,后者虽有8.1分却未能顺利出圈。

《如懿传》从演员片酬到版权价格,都是天价

例如,因拍《天蚕变》大火的徐少强转战内地后,光在2020年就参演了三四十部影视剧之多,但评分均在4分左右。他参演的作品里,有优酷出品、评分4.5的《长相守》,也有企鹅影视出品、评分4.9的《倩女幽魂:人间情》。

实际上,现在的爱优腾三家长视频平台,都有了自己的自制剧栏目。最先亮起招牌的爱奇艺“迷雾剧场”,让亏钱不止的三家看到了一块止血的创可贴。

即使版权昂贵,却又不得不去争取。背后的原因在于,一部大火的IP,往往撑起了播出阶段的用户活跃度。目前的长剧,往往由当下最火的“流量明星”加盟,这也给平台带来了大量的活跃用户和续费、付费会员。

用户对于好的内容还是愿意买单的,好内容一定会有高溢价——这是视频平台们共同的想法,也是他们破除现阶段瓶颈的唯一方法论。

去年8月《陈情令》大结局“超前点映”吸金约7500万,让爱优腾们看到了“好内容”的吸金能力,今年爱奇艺的《沉默的真相》也提供了超前点播选项,18元可以一键购买 6 集看到大结局。

本日无新增密切接触者,现有304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更多的短剧正在路上。优酷效仿的还是迷雾剧场的选题题材,其在今年 8 月发布的新片单,悬疑剧场包括《白色月光》、《司藤》、《迷雾追踪》等出品公司均为优酷。